“我在哈工大深研院的时候,他给我打个电话说,你做机器人的,能不能帮我设计一台机器人去‘盗墓’?”这话说起来有些开玩笑,但是却促成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创业导师李泽湘教授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研究中心主任铁付德教授的一次合作。这个合作项目还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可以说是科技与文物考古的一个有机结合。

7月17日,李泽湘教授特地邀请了他在中南矿冶学院的老同学,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研究中心主任,铁付德教授来到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为基地工作人员及创业者们展开一场关于“历史、艺术与技术”的讲座。

考古是门学科交叉的学问

“我之前和老李是中南矿冶学院的老同学,我们都是学冶金物理化学的。” 铁付德教授回忆起他当时为何从理工科专业,走向历史文化博物馆时提到,“当时,河南博物院招聘化学类专业人员,我就不明白了,我说搞化工的到博物馆去干什么?”他后来发现,考古是门学科交叉的学问。

博物馆里有文物,有材料,且需要精心保护,而这里边就涉及许多化学知识。例如,要研究文物腐蚀,其实研究的是矿,宝玉石鉴定也是需要矿物质相关知识。除此之外,还需要很多其他学科知识,从空调温度湿度的控制、安防角度看,则需要信息和计算机知识;从文史的角度,则需要很多历史地理知识。因此,往往在写招聘启示的时候很难,很难达到精准定位。

铁付德教授指出,文物有历史、艺术与技术三个方面的价值。文物作为一种重要的信息系统,承载着沟通古今,揭示古代文化的重要作用,而我们的任务就是通过考古,发现古人各种创造性活动遗留在器物上的各种信息。例如一张报纸,今天买是一种价值,而十年后再看今天的报纸就又是另外一种价值。而对于文物,我们需要考古,补史(如夏商周断代工程),另外,还要通过食物,器具、工艺的演变来反映古代技术的发展,探查物质文化与社会之间的联系,也就是“证史”。

文物天然具有多学科交叉的基因,因此对其研究也应采用多学科交叉的方法。

科技是文物发现和保护的助推剂

古代考古盗墓的时候,会放下一只鸟笼,如果笼子拉上来时,鸟还活着,则可以入墓穴,反之,则不可入内,因为墓穴中常常会有很高浓度的二氧化碳或汞蒸气,使人缺氧或中毒而死。现代的考古呢?

为了解决考古中遇到的一些问题,铁付德教授和李泽湘教授共同合作开发的考古智能探测机器人应运而生。今后的年代是个合作的年代,考古与科技也是如此。铁教授举例说明,考古队在探查一片土地下边有什么文物是常常会使用“洛阳铲”去探索,但是一铲下去很可能就会不小心打碎了一些瓷器,而人也不能贸然下到一个充满未知和毒气的洞窟中。但是如果运用铁付德教授和李泽湘教授合作研发的机器来探索,则方便很多。

该组件前端是光源、传感器、摄像头、云台和传输单元组合而成的圆柱体,能代替人工进入墓穴,将洞穴中的画面如一个洞窟中的壁画情况等传回外界,它还能运用传感器测量洞穴内温湿度、氧气、二氧化碳、硫化氢和沼气等情况,从而有助判断人能否进入洞穴中。

“当不同学科理论相互交叉结合,同时一种新技术达到成熟的时候,往往就会出现理论上的突破和技术上的创新。考古本是考古,技术是技术,如果双方不发生碰撞的话,就出不来这样的装置,也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铁付德教授说,在国际考古领域中,机器人也有很多运用,例如,第一例将机器人运用在考古中的是在埃及金字塔中,其将机器人用于打洞。

文化的传播也需要科技

文物对古今社会具有连接功能和桥梁作用。文物上承载着许多信息,需要通过展览等方式传播给大众。铁付德教授认为,文物信息的传播也需要科技。

未来的文物博物馆业务也应该在科技的思维下展开。铁教授指出,从考古发掘到保存保管,再到文物的保护修复和陈列展示都需要多学科知识的综合。例如大英博物馆百物展的公共管理系统,掌管着800多万件藏品,但只需要点击藏品旁边的计算机屏幕,即可调出所有藏品的详细资料。

中国国家博物馆也在用新媒体的手段,在微博上办展览。例如国家博物馆与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简称V&A博物馆)以新浪微博为平台,联合举办了名为”国博•V&A联展”的中西方古代馆藏饰品微博展示活动,受到广大网友的关注。

“对于传统技术,我们要发掘、整理、保护、继承和发扬。同时也要采用交叉学科的方式对技术进行集成和融合。对于高新技术,要引进、吸收、消化、利用和创新,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铁教授最后以“历史是根,艺术是魂,科技是翼,传承是的”作结,并希望大家在保护文化遗产的同时,能把技术与艺术历史结合,再通过创新的模式表现出来,打造新型文化创意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