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案:

9月11日,《跑赢智能时代》白皮书发布暨Hong Kong X青年科技创新创业论坛在香港成功举办。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陈冬腾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HKX科技创业平台主席、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HKX科技创业平台联合创始人,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创业导师李泽湘教授等出席活动。李泽湘教授在会上介绍了白皮书的一些主要观点,并畅谈了香港未来如何才能跑赢智能时代。

image.png

*以下根据李泽湘教授9月11日在《跑赢智能时代》白皮书发布暨Hong Kong X青年科技创新创业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部分内容经本人同意,有所修改。

尊敬的特首、陈主任,还有各位嘉宾,各位导师,年轻的创业者们,非常高兴有机会来给大家分享一下白皮书的主要观点。

白皮书从策划到最后发布,前后花了十个月的时间。从2016年11月开始,工作人员深度拜访了15位对香港科创有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的专家学者、9位香港-X平台顾问、16位香港-X平台导师,研究了海外超过43份最新文献,香港、内地及海外15个案例,征求各方意见,才形成了这本白皮书。

香港科创的必要性与紧迫性

香港科创是否必要,见仁见智,多年来也存在不同的争论。

从纵向看,有人说,香港的GDP在过去20年平均增长了大约3%。这样的数据跟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比,也是非常不错的。只要搭上了大陆经济发展的高速列车,香港即便没有科创产业,也能平稳前行。

屏幕快照 2017-09-18 下午9.14.14.png

但如果从横向来比较,香港从1997年到2012年平均GDP增长率为2.0%,远比同为“亚洲四小龙”的韩国和新加坡低,台湾以及有着“失去了二十年”之称的日本也比香港略胜一筹。2.png

作为香港主要竞争对手的新加坡(有竞争对手不见得是坏事),其GDP总量在回归前只有香港的60%,而到了2003年,其人均GDP超过香港,2010年其GDP总量超过香港(其中也有汇率因素,但基本面不变);而紧邻香港的深圳,2017年GDP总量也将超过香港(见图2,中金公司报告2015)。4.PNG

中金公司2015年8月有一个叫“三城记”的报告,虽然数据有点旧,但是可以看出三个地区:香港、新加坡和深圳经济结构的问题。在香港,第一产业(农业)几乎消失,第二产业(工业)只有7.3%,第三产业(服务业)占比达92.7%。制造业在GDP的占比只有1%,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屏幕快照 2017-09-13 下午10.44.47.png

过去二十年,新加坡的高科技产业在整个比例中一直保持在25%以上。早期的硬盘产业、芯片产业、半导体和高端装备产业,再到近期的生物医药产业和机器人以及人工智能产业在整个经济中都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屏幕快照 2017-09-13 下午10.41.21.png

从90年代初起,深圳在没有著名高校和基础研究的不利条件下,穷尽办法、不遗余力地发展高科技产业,其成就有目共睹。工业在GDP总量中占到44%,其高科技产业增长值占GDP增长值更达60%多。

香港科技创新产业的缺失,直接导致年轻人,特别是社会底层的年轻人缺少机会和上升通道,造成收入差距悬殊,香港2011年的基尼系数更高达0.537,且呈现上升趋势,近年来很多社会矛盾的产生其也难辞其咎。

从董建华时代开始,特区政府也意识到发展科技创新产业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为此作出很多努力,包括成立创新科技署、香港科技园,到成立180亿港币研究基金和设立创科局等。香港创科局杨局长也是很能干很努力的、想尽办法想把香港科创产业做好。

香港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四所大学在QS大学排名中进入前五十名的城市。刚刚特首也讲了,香港有优美的自然环境,空气优良,气候适宜,基础教育和医疗保障到位,法制健全和税率低……

这些都对科技创业者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但为什么条件不如我们的新加坡和深圳都发展起来了,而我们没有?这是需要深思和检讨的。哪些方面有缺失,哪些方面没做到位,如何采取有效得力的措施去补救?

香港的近代史跟离这里很近的虎门息息相关。那有一个海战博物馆,记载了170多年前发生的鸦片战争的经验教训。当年几千英军不远万里来到这儿,用坚船利炮把占有天时地利优势的十几万清军打得一败涂地,清军死伤两千多人,而英军只有五个人受伤。

造成这个悬殊结果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从最右图可以看到,右边的是清军大炮,粗制滥造(射速1发/6分钟,射程仅有千米,炮弹与炮膛游隙达1/10),而左边的英军大炮,是工业革命标志性成果蒸汽机带动的精密机床加工出来的(火炮内膛光滑坚固安全,射程4500米,射速3发/2分钟,炮弹与炮膛游隙只有1/20)。

这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截然不同的结局:一个面积不到大清帝国十分之一的国家把一个安于现状、地大物博的天朝帝国打趴了。

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到第三次工业革命,再到互联网与智能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世界局势因为技术的快速发展而不断更迭。很多技术可能每过5年,就会有10倍以上的提升。过去,进入前五名,都能生存,而现在位居第二都将面临很多威胁和挑战,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慢进和中进都将被淘汰。

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状况下,香港如何找到新的经济发展引擎?如何改善其经济结构?

白皮书试图从“大湾区”和“智能技术”这两个层面,为香港科创产业如何利用大湾区和智能技术这两个驱动轮后来居上,并引领大湾区科技产业发展,共同打造智能时代的世界新硅谷,寻找答案。

抓住时代新机遇

白皮书里的几个建议,我把它提升出来。

捕获.PNG

未来香港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有一个能在轮子上前行的巨大的机会。第一个轮子是“粤港澳大湾区”,它最近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第二个轮子,也是一个动力轮,就是智能技术和智能时代的到来。

5.PNG

我们所说的智能技术包括以下几个主要方面:第一,按照摩尔定律发展的芯片、传感器等硬件技术,大约每五年提升十倍。第二,机器人与智能制造技术,使得制造效率、制造精度和制造质量不断得到提升。第三,以云计算、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为主的人工智能技术的突飞猛进。第四,生命科学技术的不断突破。这四个轮子,带着我们进入智能时代,并产生和创造各种各样的可能。

芯片技术推动了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每一个应用的发展都带来了人类科技的新变革,而下一个重要应用将会在机器人、物联网和各类智能系统领域出现。

过去,系统产品和芯片产品相辅相成,其定义权基本掌握在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手中,中国长期处于产业最低端,极少有话语权。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以深圳为核心的大湾区已成为世界最完整的生产制造体系,利用这一优势,我们已具备终端系统的定义权和话语权。

大疆的无人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了系统的定义权,我们就可以发展智能时代的芯片产业。目前全球芯片市场的规模大约有3600多亿美金,其中60%(约2000多亿美金)都是在中国市场消费的,而大湾区又占了中国市场的60%。芯片已经超过石油,成为中国第一大进口产品。

目前,中国自主设计或制造的芯片仅能满足自己30%多的需求。一旦我们掌握了机器人等智能系统的定义能力,我们就有可能建立一个与之匹配的智能芯片产业,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Hong Kong X近期投资的好几个项目都与智能芯片相关。

第二个轮子是机器人(包括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过去十年,中国工业机器人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未来也还有可能保持类似的增长速度。即使这样,我们每一万工人的机器人数量还没有达到全世界的平均数。

香港要搞再工业化,只能靠工业机器人和智能制造来实现,而不是把以前的制造装备与技术带回来。

第三个轮子是以云计算、大数据和机器学习为主的人工智能技术。目前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科技公司和众多传统企业包括金融行业公司都在积极布局人工智能和推广人工智能的应用。人工智能领域的新创公司数目和风险投资规模也屡创新高。

第四个轮子是生命科学技术。基因技术的进步使得生命科学和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找到了新的结合点。

这四个轮子的相互融合及其与各个传统行业的结合又可以带来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正如特首所讲,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正在快速地改变和颠覆传统金融行业,我们把这叫金融科技(Fintech)。

在智慧城市领域,以机器人、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技术为主的智能驾驶技术将从根本改变交通和物流产业格局。智能楼宇、智能家居、智能穿戴、智能体育和智能健康将完全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未来无限可能。

战略布局:打造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下面我们要讨论如何发挥和利用这些轮子所带来的巨大优势。这一关键布局是香港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其核心是打造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个议题最早由马化腾提出。

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物理空间由香港各高校、研究所、孵化器、加速器、科技园、数码港和工业村等组成,这是在香港的物理场景,它也可以被拓展到河套、前海、东莞和珠海。5.PNG

在这些空间里要引进和孵化三类企业和研究机构。第一类是国际科技公司和大学来香港设立的研发中心和面向中国市场的亚洲运营总部。第二类是中国内地的高科技公司来香港建立的面向国际市场的研发中心和国际总部。第三类是香港本土成长起来的科技创新公司和研发机构。这三股力量将是推动香港未来经济和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和新力量。

下面讲讲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1. 投资未来 加大政府在研发方面的资金投入

3.PNG

香港科技创新发展的根本问题主要是全社会的研发投入占GDP比例严重偏低,只有一个点不到(0.7%),而新加坡是2.1%,深圳则是3.5%(据说已到了4%)。其次,是政府投入拉动社会投入比例偏低。香港政府投入1块钱,只能拉动社会投入0.8块钱,而新加坡可以达到1.4元,深圳多达6.7元。这充分说明民间和国外企业还没有真正感受到香港发展科技创新产业的决心和举措。

深圳早期发展高科技产业时,其财政收入和GDP总量远没有现在水平,但是他们敢于投入,积极布局。通过举办高交会,与香港和内地著名高校合作建立多达70多个产学研基地,帮助企业建立研发中心,协助企业转型升级,设立孔雀计划引进一个个创新团队和高端创新人才,让社会和国际人才深刻感受到深圳发展高新科技产业的决心和举措……8.PNG

未来10年,香港首先要解决的是(全社会)对研发的总投入和(公私)投资比例问题。有钱不见得能做成事(尤其是科技创新产业)但没钱或钱少肯定是做不成的。

按目前比例,香港政府研发投入占GDP只有 0.385%, 而深圳政府是 0.455%,  是香港的1.2 倍, 新加坡更是 0.84%,是香港政府的 2.2倍。新加坡政府还有国防与外交投入需要考虑。后者在财政赤字的情况下还拿出巨资引进包括MIT,Berkeley, ETH,慕尼黑工业大学等世界著名高校到新加坡设立研发机构。

我们建议香港政府在未来5年,先把政府研发投入从目前占GDP 0.385% 提升一倍到 0.77%。 这个数字大约是每年100 亿,五年总数约500亿。如果措施得当,不只可以解决制约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的关键问题,也能送出强烈信号,引领民间对科技研发的热情与投入。

民间研发投入占比有望从目前的 45% 提升到 55%。 五年后, 全社会对研发的投入就可达到GDP 的1.71%。 随后5年, 哪怕香港政府的投入继续保存在GDP 0.77%的水平,民间投入借助建立起的惯性继续优化可到 80%左右水平,这样,全社会的研发投入就可达到GDP的 3.85%。 那时香港的科创氛围和科创成就像深圳乃至硅谷现在一样轰轰烈烈,举世注目。

香港科技创新产业在未来10年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就如下图所示,不再是忽略不计,而是其最重要的推动引擎。

2. 三大战略举措

利用这增加的经费和四两拨千金的原理,配以积极政策,建立健全智能时代新型产学研体系,为科技创新产业快速健康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A.  研:新型研发机制

香港的高校以及应科院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机器人等领域还是有一定的基础。

我们有国际上相当著名的学者,包括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的香港科技大学杨强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黄锦辉教授、香港大学李安国教授、俞益州教授、香港应科院杨美基博士等;在机器人领域有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教授、王煜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刘云辉教授、香港城市大学孙东教授和李有福教授、以及香港大学的席宁教授和田之楠教授等。

这些教授建立了有一定影响的实验室。 有些甚至是与企业联合设立的。 包括微信香港科大联合实验室、港科大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中大多媒体实验室、大数据生物智能实验室、港科大机器人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天石机器人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机器人与自动化研究中心和香港大学高端机器人实验室等机构。

这些学者和他们的实验室虽然在国际学术领域有相当影响,但普遍存在规模偏小,政府资助不稳定、产业转化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但无论怎样,他们都是香港建立健全智能时代研发体系的基石。凭借他们多年的研究基础、国际声望和人脉关系,可以协助香港:

——吸引国际和国内著名科技公司来香港建立研发中心以及面向中国(或国际)市场的运营总部。也鼓励和支持香港高校与国际和内地科技公司建立联合研究中心。 这不但有利于提升香港的整体研发水平,促进本地大学和教育发展、也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年轻人选择理工科专业,以科技创新作为他们未来的职业。

这些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无论以那种形式落地都会对本地经济产生重要推动作用。 以色列和美国匹兹堡就是一个很好和成功的例子。

目前,美国、欧洲的科技企业在考虑建立他们的亚州研发中心或运营总部时,还是把新加坡看成首选,对香港的意向并不是太大。就像英国著名的智能家电公司戴森(Dyson)公司,前一段时间积极探索来香港,但科技园能给的优惠条件和新加坡比有较大差距。

很多内地的科技公司在印度、新加坡等地都建立了研发中心,唯独没有在香港落地 (见下图), 希望香港政府能与科技园积极探讨,如何能吸引这些公司落地香港并能留下来、发展好。

——利用香港高校,每年引进10到20个优秀创新团队。 建立专项资金计划,为每个团队提供每年大约5千万港币资助,为期不少于5年。 对团队的评估应包括研究、人才培养和产业影响。鼓励企业和私人机构参与这一计划。

——设立几家有重要产业影响的新型研发机构, 包括香港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院、香港生命科学研究院、深港智能芯片协同创新中心等。这些新型的研发机构一定要解决技术研发与转化以及可持续性等关键问题。这些研究院可以是私立也可以是混合机制,政府提供比如土地或房租优惠、人才房、人才绿色通道和项目专项资助等优惠政策。

B.  : 建立健全适合智能时代的教育体系

智能时代对劳动人口的知识结构要求将大不一样。工业1.0之前,一个劳动人口只要学会能种地就好。1.0之后,劳动人口从农民成了产业工人, 他(她)必须得学会如何设计、制造蒸汽机,如何使用蒸汽机和蒸汽机驱动的各种设备和工厂。在智能时代,很多工种或工作将被智能技术和智能机器取代。同时很多新的工种和工作也将被创造出来和出现。

美国要培养100万人工智能工程师。Nvidia要培养10万个深度学习工程师。而美国微软公司在沈向洋博士手下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工程师就达5000多人。

要迎接智能时代的到来,要吸引众多的国内外科技公司来港设立研发中心,要孵化众多的本土科技公司,我们光靠从外面挖人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改革和健全我们的教育体系,来解决智能时代大批量优秀人才需求问题。智能时代另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技术的快速变化使得企业的新陈代谢速度大大加快。

我们有多所排名很靠前的大学,但这些大学的排名主要体现在论文和专利上,没有真正转化成生产力。而要转化成生产力, 现有的人才培养模式显然已经不够。

我的研究生同学、高通主席 Paul Jacobs 博士经历了移动通信行业巨变,他们的合作伙伴Nokia和Motorola等巨头被行业新秀、  Steve Jobs 领导下的苹果公司打败出局后,痛定思痛, 认为 “在创新经济和全球化背景的新时代, 大学这种单科培养、只教会学生专业知识的模式已经不足够了”。

未来的企业领导者必须学会如何在多学科背景的团队工作, 如何快速完成从设计到制造的迭代,如何融合艺术与工程,如何面对全球快速多变的市场”。 为此,他捐赠和帮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设立了针对本科生教育改革的 Jacobs Institute。

美国波士顿附近的Olin College、 Stanford 大学的 D-School, MIT 的 Media Lab,加拿大 Waterloo 大学的系统设计系, 还有新加坡设计技术大学也都是针对目前工程教育的弊端以及未来社会对创新人才的迫切需求所做的大胆改革举措。

通过一系列的新课程,让学生学会如何去观察和发现问题,用基于项目、动手实践和多学科团队的方式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再通过创新商业模式去改变未来。

这些新的思维模式和课程应尽早进入我们的教育体系。 我们建议:

——增设一所或多所以STEAM 教育和创新精神培养为主的中学;

——增设一所以科创教育为主、服务大湾区的新型私立大学。

选址可考虑位于港深交界正在规划中的河套科技园。它不只为大湾区的科创产业发展提供支撑,还将推动港深两地乃至整个大湾区的高等教育改革(就如25年前设立的香港科技大学对推动香港的大学从教学型到研究型大学转型的作用一样)。

C : 生态体系建设

香港高校最近10多年诞生了一批在机器人、人工智能和电子信息领域的知名企业, 包括从港科大自动化技术中心走出来的固高、大疆、李群、云州和逸动科技,从港科大微电子专业出来的广东晶科电子,计算机系杨强教授和学生创办的第四范式,计算机系张黔教授创办的新元素以及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创办的商汤科技等。

这些公司起源于香港高校,落地或发展壮大在深圳或大湾区其他城市, 是典型的大湾区科技公司。他们探索和整合了大湾区的优势资源,并证明了大湾区所具备的巨大竞争优势。外人把大湾区称作 Hollywood of Makers (制作者之都)。 它具有世界最完整的制造体系, 使得创业者从设想到产品的速度比硅谷的速度要快5 到10 倍,而成本是其 1/5 或更少。

如何让更多的科创公司能够在香港落地并发展起来,我们必须不断改善香港初创企业尤其是科创企业发展的生态体系。

目前阻碍香港初创企业发展的主要问题包括:

高昂房价导致的居于全球第二的创业成本(仅次于纽约,如上图);其次是政府制定的一些旨在帮助初创企业,但由于手续烦琐和操作不到位,不能落实或效果不佳的政策,如 ITF 给初创企业的科技资助项目、移民局的专才和优才引进政策。 很多初创公司因为手续太麻烦而不愿去申请,最后去了深圳或内地其他城市,这不得不说是香港和初创企业的损失。

香港完善初创企业生态体系要克服两种思维,一是房地产思维,二是公务员思维。

如何积极主动地把产业转化,把科技企业在不同阶段发展所碰到的问题找到,并制定有效措施去帮助他们,是政府主管部们需要思考的。不做不错,少做少错的思想是没法发展科创产业的。6_meitu_1.jpg

3.     结论

旧金山湾区的核心是硅谷,而大湾区的核心应是香港、深圳和东莞。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不只是对香港的推动,也是对整个大湾区的引领。15.PNG

智能技术和粤港澳大湾区为香港经济和科创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我们应牢牢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大胆布局、勇于创新、以前所未有的措施和力度,来推动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和发展,实现香港科技创新的突破。

香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同时也是香港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有力保障,大湾区发展成世界新硅谷的领头羊,这也是国家伟大复兴最重要的一个布局。

谢谢大家!


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

“机器人梦工厂”

官方公众号新鲜出炉

想了解更多机器人资讯

想加入机器人产业基地,就快来关注我们吧